氣候變遷情境的挑選依據?

未來的氣候是如何變遷,假使不針對人為造成的排放有所控制,對於未來氣候的衝擊會有什麼變化?因此IPCC 設定了幾種氣候情境以推估未來氣候情形,主要關注於人為造成的排放。在 IPCC 第五次評估報告(AR5)中,是以「代表濃度途徑」(Representative ConcentrationPathways,簡稱RCPs)定義未來變遷的情境,共有四種假設情境,分別為RCP2.6、RCP4.5、RCP6 及RCP8.5,係指每平方公尺的輻射強迫力在2100 年增加了2.6、4.5、6、8.5 瓦,如表1 及圖6所示。其中RCP2.6係指低溫室氣體排放情境,屬暖化減緩的情境,是較為樂觀的態度看待溫室氣體減量,而相對於RCP8.5 係指各國未減排情境,屬於溫室氣體高度排放的情境,則是相對於較為悲觀的態度。

這四種情境所能涵蓋層面比過去第三次評估報告設定情境還廣,除了設定了逐年的溫室氣體濃度,根據整合評估模式、簡化氣候模式、大氣化學模式以及全球碳循環模式的組合計算,每個RCP 可以估算出人為溫室氣體排放量,並提供土地利用變遷的空間分布以及各區域空氣汙染物的排放量。藉由不同設定情境,利用氣候模式推估未來氣候變遷下氣候情形,以了解可能面臨之氣候衝擊( 臺灣氣候變遷推估與資訊平台,2015)。

就目前二氧化碳的減碳情形,似乎與樂觀的RCP2.6 暖化情境相差較遠,且災害衝擊評估以未來的可能的最劣情境進行評估,以避免低估可能的衝擊。且本研究的氣候變遷情境資料主要是藉由國際合作的方式,由日 本氣象廳氣象研究所提供情境資料,日本的大氣環流模式考量分析模擬的運算時間與成本,亦只分析RCP8.5 情境,故風險圖分析的危害度指標便是以RCP8.5 情境資料進行分析。